Aesthetic Disorder
Forever Cherik and Kylux

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(2)慎入

Heartbreaking T_____T

寨主夫人泥头七:

【么么哒,看过下面这一段的盆友可以直接往下拉

【我写了个疑似于前传的后续

1.

Erik见到Charles时,是在一个人头攒动的酒吧里,Charles倚在吧台上,蓝色衬衣的领口微微开,棕色的头发打着小卷,整个人比玫瑰更艳丽,也比百合更出众,Erik没怎么犹豫就走了过去。

“我的朋友,快一点。”Charles咬着唇瓣要求着呻吟,Erik的手指深深地埋在他的屁股里,慢条斯理地抽动,他看向镜子里的Charles,红潮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,头发随着他抽送的动作起伏,看起来已经完全被他的手指征服了,他加入了第三根,Charles撑在卫生间冰凉的流理台上,急切地向后迎合,手指停留了一会儿没有更快,反而抽了出去,Charles不满地撅嘴,Erik压抑住想要吻上去的冲动,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就凶猛地冲了进去。

“你可真大。”Charles叹息,Erik被他温暖的体温裹的不能更爽,他试着抽出一点又狠狠地撞进去,这个动作带来的快感是毁灭级的,Charles还在不要命地紧缩着吮吸,Erik贴上Charles的后背,把他压在自己和流理台之间狠命地动作,Charles雪白的臀部没一会儿就被Erik撞地有些红肿,Erik又深入了两下抽出自己。

“跟我回家。”Erik翻过Charles贴上他的嘴唇,下身裸露在空气里,Charles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,深深地坐了下去,他像是在海上摇曳的小船,在Erik的身上起起伏伏,Erik顶弄着Charles的臀部和他一起达到了高潮。



2.

他们手脚交缠着在Erik的公寓醒来,阳光和Charles的气息一起弄醒了Erik,他打量了一会儿怀里的男人,然后轻轻下了床。

早餐是一定要吃的,Erik在给面包涂上果酱时想着,Charles应该是喜欢草莓味的,昨晚Charles用小嘴撕开那个保险套时还舔了一下,然后用嘴帮他套了上去,舔着嘴角不知道是爱草莓还是他的味道。Erik想到这里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,他必须阻止自己在老二上涂抹草莓酱的愚蠢行为。

“早安。”Raven打开Erik公寓的大门走了进来,她手里拎着果酱,Erik看了她一眼,然后看向卧室。

“小点声。”Erik走过去掩上门,他的女助理是出了名的八卦,他不能被她发现他床上的可人儿,Raven倒也不在意,她盯着Erik吃完了早餐,然后给他看了今天的工作计划。

“把午餐时间腾出来。”Erik站在衣帽间打着领带,他想着昨天Charles的领带为自己选了一条相配的,Erik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“有约会?”

Erik忍不住地微笑。

“是的。”他戴上手表,目光落在表盘上的日期,“一个很不错的男人。”

3.

午餐进行的很顺利,但是那个女服务员很讨厌,总是试图与Erik搭话,Charles也不救场,只是好笑地看着Erik皱着眉头回话,Erik在赶走那个女人后长舒了口气。

“我很喜欢这家餐厅,只是今天这个服务员实在是。”Erik耸了耸肩拿起酒瓶,Charles面前的杯子还是空的,Erik倒给他一点红酒,着迷地和Charles碰杯。

“我的朋友,你不能总指望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完美。”

Erik举杯看着Charles的舌尖舔过他嫣红的嘴唇,只想把此刻的他压在餐桌上干个够。

4.

他们回到公寓以后确实这么做了,Erik把Charles按在餐桌上从后面进入,Charles被他弄得全身通红,他们热切地接吻,而后坐在餐桌下拥吻。

他们吻地黏黏糊糊,外卖却在此刻送到,Erik伸手扯下桌布将Charles裹了个严严实实,桌布上的绣花是小朵的玫瑰,Erik又在Charles的鼻尖吻了一下,Charles才是这世间最美的玫瑰。

“你好,Lenhsherr先生。”外卖小弟Alex开心地和他的老主顾Erik打招呼,现在虽然不是午餐也不是晚餐的时间,但Erik是特殊的客户,他们都是24小时随时送餐的。Erik眉飞色舞地在外卖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他点了草莓味的披萨,Charles一定会喜欢的。

他们就坐在餐桌下分享着小寸的披萨,Charles小口小口地吃着,但还是把草莓酱弄得浑身都是,Erik一一舔去它们,在Charles打开双腿的时候,门铃又响了起来。

“快去。”Charles的声音夹杂着撒娇,Erik又吻了吻他的嘴唇,咒骂着打开了大门。

5.

“走吧,Erik。”

Raven没有穿她蓝色的裙子,而是一身肃穆的黑色长裙,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,Erik暴躁地就要拍上门,Raven伸手抵住了。

“你不能这么快就忘了他!”Raven声嘶力竭地喊道,Erik冰冷地盯着Raven,伸手就掐上了她的脖子。

“别打扰我们。”Erik看起来随时都会杀了Raven,“滚。”

Erik合上门,对Raven的疯狂拍门充耳不闻,他走到餐桌的下面,Charles还在盈盈地对他笑着。

“刚才那个疯女人说你已经死了一年了。”Erik将Charles的头发别在耳后,他把他纳入怀中,不知道哪里淌下了许多泪水打湿了Erik的脸庞,Charles好像仰头吻了一下他的侧脸,Erik哭着对空气说:

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

E~N~D~

【疑似前传的后续

1. 

Erik收到Hank发来的短信赶到酒吧时,Charles已经喝醉了,他趴在吧台上,整个人就像是蔫了的玫瑰,Erik皱着眉头拨开人群,一个半裸的金发女子蹭着他的手臂路过,Erik回头看了她一眼,而后来到了Charles的身边。 

“醒醒。”Erik略有些粗鲁地晃了晃他的丈夫,Charles的衣服还算整齐,这多少平息了Erik大部分的怒气,他讨厌Charles喝酒或者来这种人多的场合,可偏偏Charles却喜欢到酒吧里来,这次还喝得如此不省人事,Erik想到这里,怒火几乎又要掀翻屋顶了。 


“哦,我的朋友。”Charles抬起头,迷迷糊糊地对Erik笑着,Erik沉着脸,揪着他的衣服就把Charles拎下了吧台。 “看清了,我是你的丈夫。”

Erik抖动着大衣,把Charles裹在里面,Charles还在呵呵地笑着,嘟着嘴就往Erik的侧脸上凑。 Erik嫌弃地躲开了,他闻到Charles身上的酒臭味,而Charles看起来随时都会吐他一身,他拖着Charles歪歪扭扭地来到了酒吧的卫生间。

 “你,你是要和我在这里…”Charles贴着Erik的下身扭动,Erik冷着脸,扭开水龙头把Charles按在了水池里,极速的水流打湿了Charles的头发以及白皙的面颊,他呛了水,想挣扎奈何使不上力气,Erik草草地为他洗了把脸就又裹着他走了出去。

 “我们去哪儿?”Charles扒在Erik的身上,Erik觉得自己也快吐了。 

“回家。”Erik恶狠狠地回答。


 怀里的人安静了五秒,Erik把他往外带着,Charles小声的咕哝融化在了酒吧嘈杂的背景音里, 

“你还知道你有个家。” 

2. 

Charles在早上7:00时醒了过来,空旷的胃部和Erik的气息叫醒了他,Erik背对着他,他们之间二十厘米的距离就像隔着整个太平洋。

 他掀开被子走下了床,早餐是一定要吃的,一般Charles都会为Erik烤一些吐司,但是今天来不及了。他只好给Erik准备些草莓酱和面包,Charles不喜欢草莓酱,但他知道Erik喜欢,Charles哼着歌在面包上涂抹着,为心爱的人做早餐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事情,更何况今天还是Charles的生日。 

想起这个Charles咧开嘴笑了。 他煮好麦片,为他们各自挑选好领带后,拉开了卧室的窗帘,阳光一下子倾泻进来,Charles调皮地戳了戳Erik的脸颊。

 “懒虫,起来吃饭啦。” Erik躺在那里没动静,Charles又晃了晃他的肩膀,猝不及防地被Erik一拳挥倒了。 

这下Erik彻底醒了,他一下子坐了起来,Charles捂着脸颊歪倒在床头柜上,他们结婚时Charles最喜欢的台灯已经碎了,Charles和那些碎片擦肩而过。

 “没事吧。”Erik伸手去扶Charles,被他躲开了,Charles一把扯掉身上的围裙扔在了Erik的脸上。

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Erik从围裙里挣扎出来,起床气更加浓烈,“天天这么早喊我起床,我工作那么辛苦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五分钟,五分钟!!还有那恶心的吐司,Erik,早餐一定要吃,我他妈的听够了!” 

“你也可以选择不听。”Charles站了起来,看不出情绪,“至少我每天是在家里吃的早餐。” 

“我那是应酬,你要我说多少遍?”Erik暴躁的从床上跳下来,心情糟透了,Charles捡起围裙,根本不看Erik就要往卧室外面走去,Erik一把拉住了他, 

“以后不许去酒吧。”Erik想起昨天围在Charles身边的男人就一阵烦躁,“也不许跟别的男人说话。” 

“容我提醒,Lenhsherr先生,我不是女校的教授。”

 “辞了吧。”Erik走进衣帽间,“不缺你那点钱。” 

“不可能。”Charles擦着Erik的肩膀也走了进去,气氛跌到了冰点,Charles想了一会儿还是戴了他们一起买的那条情侣的领带,Erik故意甩开那条相配的,Charles的目光黯淡了下来。 

Erik得意地对着镜子打着领带,Charles垮下了肩膀,他在路过Erik宽大的身侧时,Erik在镜子里看见了Charles有些发红的眼圈,他想起自己很久没有陪Charles吃午餐了,心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, 

“抱歉。”Erik趾高气扬地说,“中午一起吃饭?” 

3. 

Charles在他最喜欢的餐厅里等到了下午两点,他瞪着眼前的红酒觉得自己很可笑,Erik还是忘记了自己的生日。

 两点半的时候Erik到了,他抱歉地吻了吻Charles的头顶,Charles决定原谅他的迟到。Erik穿了长款的风衣,整个人意气风发地坐在了Charles的对面,女服务员热情地从Erik的手里接过了他的大衣。

 “多谢。”Erik朝那位名叫Angel的女孩眨了眨眼,Angel蹭着他的身侧将大衣搭在了衣架上。 

午餐吃的并不完美,Erik不时地和Angel调着笑,几乎没有跟Charles说一句话,Charles捏着刀叉觉得有人捏紧了他的胃。

 “怎么不吃?”Erik看着Charles盘里的牛肉询问。 

“没什么。”Charles喝了一口红酒,脸色平常。 

“不会是怀孕了吧。”Erik心情大好地开玩笑,Charles扔下了叉子站起身来。 “我不是女人,Erik。”

Charles拿起外套穿上,Erik还没有反应过来,Charles已经转过了身,“我下午要做实验,再见。” 

Erik挑了挑眉,Angel此时弯下身为他布菜,性感的胸部好像随时可以蹦出来,Erik没舍得站起来离开,他决定好好享用这顿午餐。

4. 

Erik接到Raven的短信时,正在开会,他懊恼了一声,怪不得今天Charles如此的反常,他居然忘记了今天是Charles的生日。

 开完会已经很晚了,Erik开着车,在路边随手买了一束玫瑰,3美元一支,看起来不怎么好看。 他回到家,屋里一片漆黑,这几乎还从来没有过,Erik喊了一声Charles,没有人回应他。 

Erik不熟练地摸索着客厅里的灯光开关,光亮洒了进来,他看到餐桌上还留着早上两个人都没有动的面包,想着自己早上的暴躁心中划过一丝愧疚。Erik将玫瑰放好在餐桌上,餐桌的桌沿有些褪色,他想起刚结婚时两个人在这里胡来,裤子一阵紧绷,他决定今晚好好在桌子上和Charles温存一番。 

他随手按开了电视,Erik缓缓地褪下了衣服,他将灯光调暗,只有餐桌的上方有着强烈的灯光,Erik在沙发上躺下,BBC播放着无聊的广告,10点了,Charles还没有回来。

 一条新闻吸引了Erik的注意,他盯着那个,心里想着Charles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身影,眨了眨他的眼睛。 

实验室爆炸,这怎么可能。

Erik换了个台,而后又调了回去,爆炸的地点他很熟悉,Erik撑着头,又看了一眼手表,10点10分,他不知道怎么就穿上了衣服,脑子一片空白,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念头,他该接Charles回家了。 

他在关上门前又看到了聚光灯下的面包和草莓酱,它们安静地躺在那里,面包的边沿已经有些干了,Erik关上了门,决定明天让Charles还是给自己做吐司就好。 

吐司就好。 

可是再也没有了。 


END

评论
热度(38)
  1. Lynnfinne寨主夫人泥头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Heartbreaking T_____T

© Lynnfinne | Powered by LOFTER